近3年时间,慕枫已累计服务超过近千家客户,通过口碑获得了一定的市场份额,并开始的成长。

吴谢宇亲笔信:不甘心以罪人收场,吴谢宇不服死刑决定上诉


2021年10月15日

01、

8月26日,福建省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对“杀害北大学子事件”作出一审判决,被告吴谢宇有罪不罚,决定执行死刑。

一审法院认为,吴谢宇杀害母亲的主观恶性程度极深,手段残忍,严重违背家庭人伦,践踏人类社会正常感情,社会影响极坏,犯罪极为严重。

从一审法院的角度看,根据国内现行的法律条文和文化,如果这种恶性犯罪行为不受到严惩,很可能会对国内主流的伦理观念和大众的朴素感情产生巨大的冲击。

而且,还有可能将受到多次心理创伤、对父母怀有杀机的孩子等同于犯罪,缺乏威慑力量。

一审判决时,吴谢宇没有在法庭上上诉。 今天(8月30日),媒体记者从吴谢宇的辩护人冯敏处获悉,她在福州市第一看守所会见吴谢宇时,吴谢宇不服一审判决表示将上诉。

吴谢宇不服死刑决定上诉,想破除“死局”他需要意识到这个问题

照片来自网络

吴谢宇的阿姨、叔叔早就公开表示原谅了他,并签署了草稿。 他们也希望吴谢宇能活下来。 叔叔说如果吴谢宇选择上诉,他将全力支持。

“北大学子吴谢宇杀母案”一直受到极高的社会关注,不服死刑而上诉的新闻再次被列入热词名单。 网民的看法基本上分为以下两种。

一个认为吴谢宇是“白眼狼”。 他的母亲辛苦地养育了他,他不仅不知恩图,还残忍地杀害了母亲。 正是十恶不赦,被判死刑是理所当然的。

现在也在上诉吗? 真的不悔改,没有忏悔之心,更是死里逃生! 持这种观点的网民非常愤慨。

另一种观点认为,吴谢宇在成长中有痛苦、曲折的经历,特别是父亲去世对他打击很大,其身上有可怜的一面。

持这种意见的网友认为吴谢宇必须受到法律的惩罚,但判处死刑有点遗憾; 更何况,家人也渴望他能活下来,为了对社会做出贡献而竭尽全力。

被判处死刑的吴谢宇,在二审时可能还很有活力吗?

二审法院倾向于维持原审,还是留着他的命,让他有机会在狱中度过余生?

这可能取决于吴谢宇能否真正深刻自我反省,用实际行动证明。

02、

一审判决发表时,我们从科学精神心理学的角度,详细分析了吴谢宇为什么会成为这样的人,以及他很可能存在的杀人动机和心理活动过程。

吴谢宇在成长中经历了许多重叠性的心理创伤。 例如,母亲从小就受到严厉的管教,父亲病故,他逐渐发生了敏感多疑的偏执型人格变化。

他从小就很优秀,经常受到老师和同学的夸奖。 再加上从小学三、四年级开始读哲学书,形成了自以为是、自负的心理,强化了偏执的人格。

而且,他的母亲也有追求完美的强迫型人格的变化,但缺乏自我意识和自我反省,不断给儿子带来压力。 在这方面,母亲负有客观的教育责任,吴谢宇严重缺乏自我反省意识和能力。

吴谢宇父亲的死对他打击特别大,他也有可能患上了创伤后应激障碍(PTSD )。 母亲的严肃、严谨、对他的严厉和期待又把他压垮了。

大学时期,吴谢宇经历了非常痛苦想自杀的阶段,有明显的抑郁发作; 但是,我觉得自己很厉害,也有能看穿别人的心情。

吴谢宇不服死刑决定上诉,想破除“死局”他需要意识到这个问题

吴谢宇,照片来自网络

在这种症状下,如果他去精神科求医,很可能会被精神病医生诊断为躁郁症。 如果医生没有捕捉到他“高估自己”的心理活动,也有可能被诊断为抑郁症。

但是可以肯定的是,无论他是躁郁症还是抑郁症,促成他杀害母亲的不是这两种病,而是严重的偏执型人格障碍,非常敏感多疑,固执自以为是。

单纯的抑郁症/躁郁症患者在意识清醒时,不会做出伤害他人的行为。 即使面对亲人,发生所谓的“扩大自杀”,也很难冷静、周全、细致地准备和残酷地实施杀人计划。

他有明显强迫性的人格变化,对自己非常苛刻,高度自律,追求完美; 甚至不排除还有一点自恋型人格。

2015年,德翼航空的一架飞机突然改变航向,撞到山体,机上150人还活着。 调查显示,当时的副驾驶员卢比涉嫌故意碰撞客机。

媒体报道说卢比有抑郁症病历记录。 但其实杀他无辜的不是抑郁症,而是反社会人格障碍。

但是,国内外精神科临床对人格障碍缺乏鉴别意识和能力,国内能识别人格障碍的医生非常少。 其他领域的人不理解那个。

有名的犯罪心理学家李玫瑾曾将无差别杀人事件,即杀人事件的犯罪动机分为三类:

报复社会型是指犯罪分子觉得自己受到了不公平的对待,一旦积累到一定程度,就会向社会发泄怒气。

精神病型、罪犯严重的精神疾病发作失控,产生了危害;

没有原因就是在调查的结果中没有找到原因,犯人出示的理由不太清楚。 比如复旦大学的毒品罪犯林某。

其实从科学精神心理学的角度来看,这三类罪犯都符合人格障碍的特征,杀害无辜者是反社会人格障碍在犯罪对象具有适当指向性的情况下,一般属于偏执型人格障碍的李玫瑾教授所指的第三类罪犯其实不是“无因”,而是偏执型人格障碍。

他们的人格障碍往往是由原生家庭、校园、社会等方面的许多重叠性心理创伤引起的,完全没有反思能力。 一时,云南大学的大学生杂志、复旦大学吸毒事件的林某、以及北大母亲遇害事件的吴谢宇就是这样的偏执型人格障碍患者。

提出这些分析不是想让这些犯人无罪,他们确实犯下了滔天罪行,必须依法惩处。

特别是如果他们是没有真正反省、固执己见、不肯悔改的反社会人格障碍患者,法律必须更加严厉地惩罚,早日判决这样的“重度人渣”。

但是如果偏执型人格障碍的犯罪者,特别是受害者是亲人,审判要深入了解其犯罪动机,看是否有深刻的自我反省,综合各方面因素慎重做出判决。

因此,从这个角度来看,吴谢宇能否保住性命,不是阿姨、叔叔是否理解,也不是父母在天之灵是否理解。

作为偏执型人格障碍患者,究竟能否进行深刻、真实的自我反省和忏悔,用实际行动不断证明,最终打动法官和激愤的群众?

在2020年12月的一审审判中,吴谢宇在法庭上哭着认罪,觉得对不起父母。 他说当时自己太自以为是了,完全活在自己的世界里,如果当时有人给了及时的指导,也许不会这么做。

他表示认罪承认惩罚,但希望法庭给他改过自新的机会。 他说他在写自己讲述的资料,希望这份资料能对社会产生警告作用。

对于自己对犯罪行为的认识,吴谢宇说:“我对不起他们,我的亲人和朋友。 我想弥补他们。 我知道我现在没有能力,但至少能劳动。 我不会浪费任何时间。 我每天都在学习。 ”

乍一看,吴谢宇有一定的自我反省意识。 我们看不到他的自传资料,只看他在审判中说的话,他所谓的自我反省还停留在很浅的水平上。

对缺乏科学精神心理学知识的吴谢宇来说,要求他了解自己属于哪种类型的人格障碍,其人格障碍的心理根源是什么,可能很苛刻。 但是,他至少要深刻意识到自己极端偏执,过度追求完美,严重缺乏认同感和自我反省能力。

甚至可以说,如果不被警察逮捕、不公开审理,他很可能永远没有自我反省的意识。

对于不服死刑上诉的案件,有可能在二审中公开审理。 如果吴谢宇能做出这样的反省,二审法院就能给他“打开一面”。

如果吴谢宇能把自己的经历、深刻的自我反省写在书里,这将是对社会大众,特别是为人父母的警告。

父母教育孩子时,要爱护孩子的心情,仔细观察孩子的内心世界,倾听,及时积极指导。 绝不认为“对你有好处”,无视孩子内心的感受和负面情绪,只当鸡崽,让孩子受了很多反复的心理创伤而不自觉,面对孩子的抱怨和抑郁症,也谴责孩子不知道感恩

更重要的是,父母一定要以身作则,培养自我反省的意识、能力、智慧,引导孩子也学会自我反省。遇事要综合归因,不能把责任归咎于别人。 这可以从根本上降低儿童罹患人格障碍和违法犯罪的风险。

# #吴谢宇在一审被判处死刑# #吴谢宇上诉# #精神心理#

Top